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達芬妮 | 28th Mar 2011 | 是日有感
  上一篇日記,大概一年前寫下的。那時候還在日本,看完冬季奧運會。一年後,是的,我從夢一樣的天堂回到現實的世界,畢業和就職並沒有緊緊的纏繞著我,但它們就是會不停的提醒你,你在大學裡剩下的日子已經不多。我是個虎頭蛇尾的人,從小如是,所以日記可以一年也不更新一次,加上我知道有在看我日記的朋友愈來愈多,更不想把自己的想法暴露於人前。但就是很想再寫一篇。

  跟朋友討論了,得了一個結論:一男一女要交朋友的話,很複雜。稍有差池,會永不超生。所以我默默在心裡又下了一個結論,一個其實對一個女生來說十分之矛盾的結論。交男性朋友,最好對方已經有心儀對象或交往中的女朋友。

   對於一個單身的女生來說,這不是比較安全嗎?這裡的安全,不是普通大家想到的安全,而是…… 能夠確保自己不會喜歡上朋友的底線。有好感的人可以做好朋友,但對好朋友有更好的好感,大概就是喜歡的情愫了吧?一個處理得不好,要麼讓自己變成小三破壞人家的幸福,要麼就永遠失去這個好朋友。有些關係,是一旦改變了,就無辦法回去的。即使以前是多要好的死黨,其中一邊發生了變化,表面上能裝著什麼事也沒有,心裡總會有根刺,拔不掉。人,很奇怪。

  所以有心儀對象或女朋友的男生是最好玩的了。不必擔心自己之餘,也不用擔心對方。當然要出軌的人終究還是會出軌的。或者就是彼此不必拘謹於關係能去得多遠,反正多遠也不會比女朋友遠,所以才能玩得這麼開吧?偶爾聊一下女朋友或心儀對象的近況,偶爾分享一下女人的心情讓他更得心應手,偶爾訴自己的苦,反正輕輕鬆鬆就好,沒有責任要負。

  可那都是單身女生的想法,如果那個有心儀對象或女朋友的男生,正是自己的男朋友,可又另一說法了。誰會想自己的男朋友,身邊圍著一大班女性朋友。不,連一個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也不能存在。最好他的一天廿四小時一星期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六天都只歸自己一人所有。 女生有什麼要聊不能找女性朋友?非要找自己的男人不可?可能一切都源於女人的疑心和對男朋友的不信任。真正建立了互相的話,或者不用每分每秒都佔住男朋友,還能跟他的女性朋友好好玩?在我想通跟男性朋友怎樣來往是最好之前,還是保持住現在的狀態吧。


達芬妮 | 3rd Mar 2010 | 時事論壇, 留下足印

  事緣自從金研兒擊敗淺田真央奪得冬奧女單花樣滑冰冠軍之後,在日本論壇2ch就有班不忿輸的日本人發表惡意中傷金研兒的文章,說韓國是靠賄賂才有冠軍﹑又重提去年世界大賽的事,反正就是小器的行為。於是,韓國人就趁著紀念反日本殖民的「三一節」,群起攻陷該網站,使之一度癱瘓及關閉網站八個小時,事件才得以平息。有說韓國人正計畫今年八月再來一次日韓網戰。

  看這新聞,除了驚嘆所謂的日韓大戰,竟然將戰場移師去網絡之外,還為以下一段報導大感興味:

「韓國「美人冰后」金妍兒力壓日本選手奪得冬奧金牌,竟引發日韓民間爆發網絡大戰。」;「及至26日,韓國選手金妍兒在冬奧女子花樣滑冰賽擊敗日本選手淺田真央後,日本網民又發表惡意文章,誣衊她「全靠收買裁判得到金牌」。」

  其他人可能不當一回事的就略眼看過,但身處日本的我,卻對這中立的報導大抱違和感。原因就在「日本選手」四字。其實這一點也不特別,在選手的名稱前加上所屬國家,所以我也欣然接受了「韓國選手金研兒」這說法。可是,「日本選手淺田真央」這說法,在日本是沒有的。直播看得太多﹑新聞報導員的評論也聽得太多,彷彿「淺田真央」就真的只是「淺田真央」,而不是「日本選手淺田真央」。

  這應該就是……當自己身處在日本的時候,就不自覺的把自己也融入了這個社區,於是很自然的跟著其他日本人把淺田真央叫做「真央ちゃん」。雖然在外國人眾多的班上,對自我身份的認同是百份百中國香港人,可是這種時候,竟然被日本傳媒慢性侵蝕,將這種愛國主義植根我潛意識內。太危險了!但更危險的是……我好像有點抗拒回到那個中立的立場。


達芬妮 | 19th Feb 2010 | 是日見聞

  前一陣子,網誌到處都可以見到《原來是美男》這韓劇的名字,不少二三十代的女性都拜倒黃泰京的歌聲之下,我當然也不例外,成為了其中一份子。但我必須澄清:我比較喜歡jeremy。現在每天上完課回家就享受僅此一小時的韓劇。心靈意外得到了滿足。真是容易滿足的女人。

  想學韓文,是因為聽韓國朋友說韓文,覺得這語言的聲音很好聽,像歌一樣。看韓劇看得多,覺得比起日文,韓文在表達感情或語氣方面勝一籌。也拜韓劇所賜,一些簡單的東西都學得有模有樣,比如說「哥哥」﹑「姐姐」﹑「我愛你」﹑「對不起」之類的。對……看的都是愛情劇。

  開始學韓文,是2010的事。自己去圖書館複印韓文的han-geul表,不懂發音的就問韓國朋友。之後有一天,韓國朋友突然問我要不要參加「韓國語教室」。事緣她有日本朋友也想跟她請教韓文,乾脆辦教室,就來問我了。我當然二話不說答應了。第一堂根本連han-geul都分不清,就要上「自我介紹」的堂。基本上……是聽音辨義,因為沒有漢字,不唸出來的話根本不會知道是什麼意思。今天則是教數字,數字就數字,還分漢數字和固有數字……搞到頭都大。

  韓文和日文的分別……應該是要捲舌的音太多,多到上完一堂舌頭都累了。而且興幸的是,韓文發音跟廣東話有點相似,所以普通話母語的同學總是學不好發音。但雖說有點像,我連講廣東話都會有懶音的情況下,真的能講好韓文嗎?話說也是時候改改懶音了吧?有時候自己聽上去也會覺得煩。

  至於文法還未觸及,所以仍需努力!多去圖書館找書看看吧。還有就是……嚴重缺乏單詞,這有什麼方法改善呢?加上我的電子辭典查不到韓文字,很不便;但又不能去買新一部。作為一個課餘的興趣班,剩下的時間……三個月左右,到底我能學到多少?能不能起碼說些簡單的東西呢?真想揮手一搏,能學多少就學多少,把自己的極限再推遠一點。


達芬妮 | 14th Feb 2010 | 時事論壇

  冬季奧運會,昨天年三十在加拿大溫哥華開了幕,今天大年初一各項賽事都已經開始了。首先為在練習期間死亡的選手默哀一下。今年因為在日本,才有機會看到關於冬奧的新聞;香港,別說直播賽事,連體育新聞都沒提一字。這個有趣的現象,不拿來寫日記就太浪費了。

  日本有一個奇怪的習慣,就是把代表日本的運動員英雄化。不止冬奧,其他國際賽事也是。中田英壽,松井秀喜,北島康介,安藤美姬等名字,日本人是絕少不 認識的。今年,又多一個:上村愛子。冬奧期間的廣告,很多都是代表日本出席冬奧的選手們拍的,光是上村愛子我就看過四﹑五個。上村愛子是mogul skiing的代表。(中文是什麼我卻不知道……像是障礙滑雪賽之類的。)今年已經是第四次出賽,可惜一直與獎牌無緣,且是以倒數方式逐屆遞升(初次是第 七位,之後是第六位,第五位,今年則是第四位),年屆三十的她,不知來年會不會繼續出賽,家裡的人都笑說下年可能有機會拿銅牌。初認識她,把她跟綾瀨遙混 淆了,因為樣子的確有幾分相似。但這幾天看很多報道說她有多努力,只是想把贏回來的獎牌送給一直在身邊支持自己的媽媽,就有點感動,心裡也支持起她來。所 以說……日本的媒體最厲害的就是「動之以情」,綜藝節目輪流播放同一段歷史,但卻站在人性的角度,感染其他人也一起支持。被感動的,除了日本家庭的爸爸之 外,連我也不例外。而我相信,同類型的節目將會重複又重複,不同的,是其中的主角。

   第二樣有趣的事,是地理氣候有時真的決定一切。今年代表香港參與冬奧的選手,忘了有三名還是四名,總之一隻手可以數得完。名字是什麼?相信新聞報完不消一小時就會忘記。冬奧的賽時不是跟雪扯上關係,就是離不開冰。像香港這種沒雪下的地方,頂多只有滑冰選手。的確,記得以往都只是花式滑冰或速度滑冰曾在新聞出現過。滑雪是什麼一回事?我來到日本以後才學會。今天看了十三號的新聞,竟然對冬奧開幕式隻字不提,我倒覺得這次開幕式不比北京夏奧的開幕式遜色啊。這麼算算,原來北京夏奧已經是2008 年的事了!時間過得真快!

  第三樣更重要的事,香港對於體育的投入真的少之又少。雖然我對於這方面的知識和情報比較少,但想想都知道。「香港最叻咪出左個李麗珊,滑浪風帆奧運金牌嘛!」但又有幾多個人那個時候全程看完滑浪風帆賽事?香港人自己不關心,搞體育賺不到錢成不了大事,政府自然不會投放資源發展。代表香港拿最多獎的,是香港的傷殘運動員。看過一集星期二檔案,說新界的居民很健康,因為有足夠的運動和舒展,的確來了日本每天走路多過搭車,病痛的確比在香港時少。賺錢是很重要,但健康的身體是金錢買不到的,及早培養健康的生活習慣,才是人生的一大課題。


達芬妮 | 12th Feb 2010 | 光影留情

 http://tw.ent3.yimg.com/mpost/30/83/3083.jpg

 

  下午不想溫習,就看了一遍《十月圍城》。記得還在香港的時候,就有娛樂新聞播說為了拍這戲,在中國不知哪裡搭了1905年的香港街景,用了很多錢云云。如果在香港的話,應該也會去看看。今天一看,再加上昨天想到的事情,有點感觸。 (除了劇透還有些政治敏感的話題)

  孫文來港共商革命之事,清廷派了閻孝國(胡軍)來暗殺革命義士,一向倡議平等自由的英國政府下命「中國人的事中國人來管」,於是全港警察變相放假一天。無計可施之下,《中國日報》的陳少白(梁家輝)和金利源商人李玉堂(王學圻)找了車伕阿四(謝霆鋒),乞丐劉郁白(黎明),爛賭警察沈重陽(甄子丹),賣臭豆腐的王復明(巴特爾)來暗中保護。結局如何其實大家早已知道,孫文經多次起義終於1911年武昌起義成功,推翻專制的清政府建立國民政府。只是這群義士都死光光。

  事前一直保密孫文的選角,我本以為即使是電影裡也不會有孫文的曝光鏡頭,沒想到最後還是出來了。由張涵予扮演孫文,因為化妝太厲害而且臉發福了的關係,跟《風聲》時完全不一樣,以至我完全認不出他來。可是角色沒有什麼好發揮的,只是串一下門兒,換誰都可以。

  差不多電影的尾聲,當李重光(王少杰)扮的孫文替身被閻孝國找到的時候,從他的表情我想到一個問題,「為什麼要革命?」不革命,大家就不用死;不革命,大家都可以繼續好好過日子。然後孫文的獨白開始,為我解畫了。從前革命的目標是讓四萬萬的同胞人人有恆業,經過十年,如果再問為什麼要革命的話。就是:要享受革命帶來的幸福,就得經過革命的痛苦。

  人人有恆業,在任何一個地方來說,都是難度十分高的課題,美國現在的失業率有9.7%,中國還有很多人的生活低於貧窮線。什麼經濟大國,本來就很難做到人人有工開,個個有飯食。早前看節目,日本的無業游民一天兩餐只吃麵包皮充飢。我敢說,即使現在孫文再生,管治中國也沒辦法把情況扭轉。既然如此,為什麼要民主?那就是為什麼接受過西式教育的閻孝國最終都站在清廷那邊,因為他相信西式的那套,不會為中國人民帶來新生活。

  要知道,錯的不在民主政體,錯的在當權的那個人,錯的在未懂得保護自己的人民。一個月前發生大地震的海地是個共和國,理應每個人的待遇都是平等的,但是地震發生後的一個月,人們連基本的衛生食水都沒有,另一邊有錢人聽說連樓房都沒塌一間。不止海地,有很多很窮很窮的地方,人們的錢都肥了政府官。聽到這種新聞還是會有憤怒的,你說你過不了窮生活,為什麼卻可以為了自己的生活而苦了別人?本來是為保護人權而生的民主,反而成為了惡人自肥的藉口。這種地方,無論選舉再辦多少次,也不會有改變。

  這是被討論到壞的話題:到底要民智開了以後才談民主,還是先搞一場革命再教育人民?我想,我們中國現在正走向民主。因為除了些每天為了生計奔走的人以外,還有些會思想接受過西方教育的人們。從很久以前的學運開始一直爭取,沒有停止過。 即便是現在這一代年青的,我所認識的就有感到中國能更進步的朋友。今天有劉曉波因08憲章而被判有罪入獄,當愈來愈多人意識到現在的政府應該更好的時候,或許就是革命的時候了吧?別管民主政府能不能養飽你,起碼你的人身安全及天生的權利,不會以「莫須有」的罪名被人剝奪。

  中國不會再有第二個孫文,要爭取民主,就只能靠自己了。


達芬妮 | 11th Feb 2010 | 日研點滴
  今天,來自上海的陸老師,這樣訓示了我們一群中國留學生。「難得來了日本,就得跟外國人多做些有益的交流。」這一討論,不得了,回家馬上就要反思一下我們來日本到底是要幹什麼的。

  我們每一年都「保送」系裡的同學到日本各地留學一年,是全港唯一一間大學能做到的。無疑是收生的大籌碼,每年有多少年青人以此為目標要考進來我們系。可是來日本之後有沒有想到要怎樣度過這難得的一年呢?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最後都是糊里糊塗的在日本生活了一年,然後就回香港,繼續過日子。是會有學到些日文,是會有認識到些朋友,是有到很多地方旅行,可是心裡總欠點東西。

  我看很多朋友的面書,其實都跟我一樣:上學的日子就上學上課然後下課回家,或是到處走走看看,拍拍照;放假的日子要不就去長長短短的旅行,要不就呆在家上網看劇打機樣樣齊。這種生活都過半年,我過夠了。是改變的時候了。怎麼改變呢?就是難得來日本了,如果不好好研究一下她的文化,回香港怎麼跟別人說你去日本留學過?頂多你就跟人說你這一年買了多少衣服?看了多少場演唱會電影?去過什麼什麼地方旅行?這種東西,為什麼一定要留學的現在做?不是什麼時候都做得了嗎?

   首先要改改的,當然就是不看書的壞習慣。知識不是無中生有的,不看書不多接觸新的知識新的思考角度,腦袋會生锈的。不管是關於日本的中國的什麼都看一點,反正就要多吸收一點新的衝擊。現在學生都不看書,包括我,有空就上網打機玩樂,浪費了時間。然後就是要從生活中找書上的知識,生活就是知識的實踐,要是能在生活中找到一些實踐,再配合書中的理論,這就是再好不過的學習了。如果沒有從生活中找到什麼,就多認識一點朋友,將自己知道的理論拿出來討論,加以批判。學習就是從相互的討論中實踐的。

  這都是陸老師講的。 當然在聊天當中,有討論到對我來說仍存有一定討論空間的話題,這得靠我自己去驗証,總不能都聽他的。可是這學習的方法,毫無疑問地過去半年自己是在浪費時間浪費人生,所以得改變一下。我相信,這應該會是不錯的方法。好吧,下星期開始努力一下。


達芬妮 | 17th Jan 2010 | 留下足印

  的確是上一個學期的事,因為每天付幾百円去飯堂吃飯實在很貴,加上朋友的鼓勵之下,就開始自己弄便當帶飯上學的日子。之前每天在飯堂吃同一樣飯也沒問題,但自己帶飯就會想搞搞新意思,間中去超級市場格價,看有什麼好吃的可以弄到手。但價錢肯定是大前題,不能買太貴的,不然要省錢的目的就蕩然無存。

  所以結果……買來買去﹑吃來吃去的都是那幾味。完全沒有新意。其實錢都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是自己會煮的菜式根本就有限。而且也很懶怕麻煩。不是不可以去找食譜學新菜,但如果弄得不好吃的話又浪費了材料……於是就每天吃著同樣的菜。

  疏懶了一個SEM BREAK,當初的雄心已經冷卻……每每想到寒冬之中還要開水洗菜洗煲碟,就更不想動手。 住HOMESTAY有個不好就是太依賴他們啦,習慣每頓飯有人煮好,自己不用動手。但明明當初是想學獨立點才來日本的。


達芬妮 | 10th Dec 2009 | 電視送飯
  作為一個標準無記飯,就算身處東洋,都不能錯過真正的年度巨獻:台慶。在未看台慶之前,新一年的節目巡禮就已經先睹為快了。跟往年很不同的是,今年的節目巡禮竟然搞新創意,將風馬牛不相及的元素堂而皇之地呈獻給廣大的市民。實在看不過眼,無記,創意不是這樣搞的。

  節目巡禮﹑天使們﹑愛情﹑間諜,這四種元素聽上去,果真是扯大纜都扯不上半點關係,但無記的負責人居然可以想到把它們組織成一個沉悶而不合理的故事,目的只是介紹來年無記有什麼「高質素且深受歡迎的節目」,簡單的來說,成場戲其實只是為了找廣告。找天使們來當然是硬銷她們的人氣,她們在香港有多受歡迎我不知道,更令人費解的是,她們的賣點在哪?長腿?純情的樣子?情感的身段?我只知道要她們在冬天穿短褲銷長腿,無記應該改名「無良」。而作為觀眾的一份子,我已經看厭了「冬天+短褲+長靴」的配搭,在日本幾乎每個「愛美不要命」的女生都會這樣穿。而愛情元素當然是貫徹了無記一貫的作風:凡事加上愛情因子。真是……夾硬黎到冇得再夾硬黎。間諜的故事也是讓人看完八丈和尚摸不著頭腦。捫心,我衷心的寧願節目巡禮像往年那樣平平實實,打開門口講明是在找商機。

  再來就是來年的「高質素」劇集,不知是次序鋪排上令人覺得不舒服,還是確有其事,無記來年的劇集,竟然只可以分為四類,比日本的垃圾分類更少!第一類是從金枝慾孽起﹑之後長江後浪不斷湧,及至剛剛播完的台慶劇《宮心計》的鬥爭劇,此類劇種無分時代階級性別,將鬥爭階級從古到今串連起來。來年我們要看的鬥爭劇:表面上是點化人心但內籠還是爾虞我詐佔得多的《武偈大師》;民初的家族餐館為題材,帶大家嘗盡民初的咸酸苦辣,然後為大家呈上「苦中一點甜」的《五味人生》;然後又是一套與內地携手合作打造的鉅製《摘星之旅》,但相信北上發展的鬥爭劇,不會有很多人很興趣?起碼我是。最後是柴九和四奶奶的續集《巾國梟雄之義海豪情》,不過與其說是續集,也只不過是掛眾多演員的羊頭賣陳腐的狗肉點子。很精彩!最年無記有拍此類劇的傾向,到底為什麼呢?是不是因為這種家族情仇﹑大時代的故事,是會看電視的小市民一輩子都無法親身體驗的東西,所以才如斯引人入勝?不過這種像《溏心》爭產的故事,又確確切切在真實的大舞台上上映過,大家一邊剝花生一邊看報道小甜甜遺產的新聞,一邊欣賞常在德精湛的演技一邊嘲弄陳生像小聰子一樣。香港人就是有這麼一股隔岸觀火的癮,台戲愈大花生愈好吃。

  看完鬥爭劇,再來就是本人覺得悶到應該可以轉台的警匪片。首先有看上去挺吸引的《刑警》,但看真點情節熟口熟面,不知是參考了哪套外國作品?然後吃住《法証先鋒》條路的續集,我《2》都已經沒看了,遑論新一季。最後是擺明車馬抄襲《神探伽里略》的《談情說案》,林峯沒有福山雅治那麼有魅力,當然馬國明也沒有北村一輝瀟灑有型。不過撇除種種主觀因素,近年的查案片已經淪為我PASS的劇種。原因很簡單,我離開香港之前一陣子,無記在深夜時段重播了《陀槍師姐》,頭一兩輯都看得入神,偶爾會覺得案件很有趣,可惜在谷新一輯《陀》的時候,千算萬算就算漏了:案件來來去去都是如此這般,看過一次兩次都算數,第三次就會想關電視。而且這類查案片「無厘頭」都尚可得過且過,一認真查案起來就會變得牽強欠缺說服力。有時更是從被有公開過的片段成為破案的關鍵,這樣叫我這種沒什麼頭腦又喜歡湊熱鬧的觀眾怎麼能樂於其中呢?

  還有就是今年特別多的搞笑劇種,不同於處境喜劇,這種搞笑劇……可以是很誇張﹑很無厘頭﹑很讓人覺得「兒戲」的劇。《隔離七日情》以人類豬流感作題材,但都事過境遷了一段時間才拿出來拍,無記敏感度不足喔?但更重要的是,人物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看上去錯綜複雜但又有條有理,就絕不可能是無記的原創主意。日影《有頂天酒店》做得更出神入化,利用在酒店一晚的時間,拍出各人物的關係之餘又令觀眾會心微笑「世界真細小」。這種人物多多的喜劇換來的結果,可能是關於每人的情節不會落筆很深,草草帶出整個故事就當交了貨。《囧探查過界》則算是有多少新意可言,雖然都是無聊的查案劇,但焦點落在「o靚模」鍾嘉欣身上,馬上變得有趣起來。這種「旺角look」加濃妝的鍾嘉欣,我們在《金石良緣》已經見識過,今次就讓我們期待一下無記筆下的「o靚模」跟我們平日認知的有什麼分別吧!不過不要搞錯,「o靚模」跟「港女」可是不一樣的!最後就是少有的古裝搞笑劇《公主嫁到》,人馬是《宮心計》那班,不過經過大執位和注新血,不知會擦出什麼火花。有趣的是,《宮》中光王和三好不能配成一對,《公》就馬上能在一起,還是馬上成親。這是無記劇集的定律之一,凡是不能結合作終結的情侶,下一套就「得償所願」。觀眾的心理也會好過點,把上套劇的情感帶到新的劇集裡去。作為輕鬆至上的劇來說,劇情一般都不會被深究,畢竟大家能一邊坐低食飯一邊笑到噴飯(此類劇九成九都擺八點半檔),就已經是美事了。

  最後是傳記的《蒲松齡》和《女拳》,又是八點半檔的首選。不懂得怎樣評論,於是要寫一下個人的感想。劉璇來無記拍劇都不是問題,因為她有體操底子打起功夫上來都一板一眼騙到廣大觀眾,但我就是聽不習慣配音……完全是個人的問題。接著是《蒲》,又是馬浚偉和鍾嘉欣,雖然個人很喜歡《金石良緣》,可是也是劇本問題,希望不要搞出像《碧血盬梟》那樣的詩詞錯配的笑話。其實《聊齋》無論是中港台都已經被拍到爛,所以……我也不期望會有什麼新花樣。如果無記真的有誠意搞創意,不如編劇們多看看中國的名著再拍成劇集,無謂將誠意浪費在重複同類劇種身上。

  最後一段,作為一個總結,我反省到我不應該這樣抨擊無記的編劇,我不知道製作一部劇集所花的人力身力心力,只是單純以觀眾的角度訴一下「同類劇數量太多」的苦。這篇日記有偏見,我知道。作為茶餘飯後的討論,今年節目巡禮的確達到目的了,讓遠在日本的我也花這麼長的時間上來掃掃塵。訴完苦之後,又係時間剝花生,追埋未睇完的《宮心計》喇。今晚岩岩睇到皇帝駕崩,光王下集登基喇!(茶)


達芬妮 | 24th Oct 2009 | 留下足印

  下星期三起一連六日,是南山的大學祭和補假。大學祭是不參加的了,轉戰國內旅行。地點不重要,重點是那六日要做些什麼。我現在……開始有點明白,之前或者現在不開心的原因是什麼。感覺自己一直在無所事事,浪費著自己的時間和青春。

  朋友說我是連休前症候群,連休或者旅行前夕,變得情緒低落。但其實,來日本之後,除了白日,晚上都是不怎麼開心的。可惜的是,日本開始步入秋冬,晚上的時間會愈來愈長,所以說我不開心的時間也會愈來愈長嗎?哼,現在還言之尚早呢!

  其實這一切都太早下定論,看著別人開心玩的相片,就埋怨自己沒有這麼開心的日子過﹑埋怨自己一直在浪費時間,之類的。真的有點無謂,路是自己選擇的,會後悔也沒辦法。但正如自己說的,現在都太早下定論?才十月尾,才剛來這什麼也不熟悉﹑初次踏足的國土,會這樣也很正常?

  另一個不怎麼開心的原因,是打開MSN的LIST,找不到一個想跟他聊天﹑想吐苦水的人。因為再不是生活在同一個圈子裡,話題都變了,焦點也變了。變得太多,就會適應不到。「在說什麼呀?」聽不懂的地方太多,於是愈說愈少。而且大家都很忙,看來只有我一個人每天閒在家?想想也可笑。

  說回連休,有六日這麼多時間,真的好應該計畫一下自己的行程。不要浪費機票錢﹑不要浪費能燃燒青春的光陰﹑不要做在香港也可以做的事。真的很想再到處看看,別的地方,大家都過著什麼樣的日子?就這樣決定吧,星期一放學之後去圖書館找旅遊書看看。


達芬妮 | 18th Oct 2009 | 留下足印

  不是第一次的事,在這裡,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目標,多小的目標也好。其實,在香港的時候,也沒有,只是沒在日本時顯眼和讓我心煩。

  因為學校規定,已經星期一至五都要上學沒有day-off,去少很多地方玩﹑做少很多自己野。因為日文課的關係,speech和present梅花間竹出現,快要連星期六日也沒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或者休息。還有其他課其他功課。開始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搞成現在這樣?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

  當初揀名古屋﹑揀南山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不光只是追隨別人的步伐,而是……名古屋在關東關西中間,去旅行很方便;住寄宿家庭可以跟日本人相處多點;讀書……也只是因為對書道插花之類的文化課有興趣,正式的課完全興趣欠奉的。竟然我來的目的都不是讀書,為什麼還要為那幾分credits讀到得閒死唔得閒訓?

  最令人沮喪的是,在名古屋,不可以隨時見自己的朋友。我想見的,不是在東京﹑就在大阪京都九州,為什麼會這樣的?真是笨蛋,想自己獨立也不是這樣完全不跟朋友接觸見面的!即使跟同學一起去一間大學,也可以學習獨立的,不是嗎?笨蛋。為什麼要勉強自己一個人來南山,對著自己不喜歡的東西呢?

  最近拍的相,不像以前的風景相,多了很多人物,原來自己漸漸喜歡把自己﹑身邊的人﹑朋友都拍下來。很無聊的相也好﹑沒有望鏡頭的相也好。人,已經成為我的首選。所以……也不怎麼想自己單人去什麼景點拍風景,想找朋友拍些無聊﹑只有跟她一起才會拍得出來的相。那樣才是最開心的,不是嗎?

  很想拋開讀書的包袱,很想享受多點這年的生活。但是……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Next